您的位置 : 首页 > 小说资讯

繁花盛宴,恰好是你

时间:2019-04-09 18:01:47来源:百田阅读

繁花盛宴,恰好是你小说

《繁花盛宴恰好是你》顾子凉尹一萌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这里有!《繁花盛宴恰好是你》讲述了顾子凉尹一萌跌宕起伏的故事,繁花盛宴恰好是你顾子凉尹一萌小说节选:M市国际机场,尹一萌站在机场大厅中央,她轻轻地摘下鼻梁上的墨镜,闭上眼睛感受着记忆中熟悉的空气。

《繁花盛宴恰好是你》顾子凉尹一萌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这里有!《繁花盛宴恰好是你》讲述了顾子凉尹一萌跌宕起伏的故事,繁花盛宴恰好是你顾子凉尹一萌小说节选:M市国际机场,尹一萌站在机场大厅中央,她轻轻地摘下鼻梁上的墨镜,闭上眼睛感受着记忆中熟悉的空气。

《繁花盛宴恰好是你》精选章节:

三年后,初春。

M市国际机场,尹一萌站在机场大厅中央,她轻轻地摘下鼻梁上的墨镜,闭上眼睛感受着记忆中熟悉的空气。

现在的她身材纤细,打扮时?#23567;?#28145;棕色的波浪卷发随意披散在肩头,铅笔裙和高跟鞋配上白色宽松毛衣,远远看去,上身紧凑,下身修长,随处一站都是靓丽风景。

而她的身旁,是一同归国的顾子凉。

他外披深色中长外套,里搭蓝色衬衫,黑色的长裤更是将长腿完美展现,怎么看都帅气有范。

两人这俊男美女的搭配,回头率几乎达到了百分百。

顾子凉撇头看着身边减肥成功的尹一萌,她为了获得MBA工商管理硕士的录取门槛,恨不能把一天扳成三天用,更难能可贵的是,在这中途她边减?#26102;?#19978;班,尽可能给自己添加工作经历,然后再利用清晰的头脑和不懈的努力,最终拿下这份傲?#35828;?#25991;凭!

她三年来的刻苦,顾子凉全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。

忽地,沈沫沫的声音清晰地在两?#35828;?#22836;顶响起。

尹一萌抬头看去,只见机场大厅安放的液晶电视中,沈沫沫长发扎起,纤细身材的她身穿红色连衣裙,她化着精致的妆容,脸上带着迷?#35828;?#24494;笑,下面的记者将她团团围住,他们七嘴?#26494;?#22320;问着各种各样的问题,而她都耐心的回答。

其中一条就是:“我的公司之所?#38405;?#22815;走到今天,要感谢我奶奶将她名下的所有股份全都赠予我,她这?#26159;?#23545;我的创业基础打下了非常重要的基点。也是长辈对我的莫大肯定!”

顿了顿,她继续补充道:“在此,?#19968;?#35201;大力感谢那些支持我,相信我,并?#28082;?#19981;犹豫赞助的投资方们,没有你们,公司就?#35762;?#20102;今天的辉煌,谢谢各位的信任!而我?#19981;?#23613;最大的努力,让公司尽快上?#23567;?/p>

尹一萌听着里面传来的拍掌声响,她轻轻戴上墨镜,樱唇抿紧,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开。

顾子凉跟上,墨?#30340;?#30340;黑眸微眯:“鱼饵顺利上?#24120;?#38543;时可以收网。”

尹一萌听见这话,美眸微挑:“不急,难得见她混得这么风生水起,我这个曾经的‘妹妹’总要?#20154;?#19978;点祝福!”

顾子凉没有回答,但唇角却扬起了一抹弧?#21462;?/p>

看来她是有更大的动作,他很好奇她会?#38057;?#20160;么“黑?#23567;薄?#27492;时,他很清楚,当年那个隐忍而克制的尹一萌早就成为过去式,现在的她已经完全黑化,懂得怎么保护自己,甚至在必要的时候以牙还牙。

当然,这些也有他的“杰作?#20445;?#26159;他一步一步的引导她,让她变得更强更自立。

当两人走出机场大厅时,他们的身旁忽然掠过两道急匆匆的黑影。

追风报社的两名娱乐记者此刻气喘吁吁的站在VIP出口栏杆外,神情紧张不停朝里面张望。

组长陈铭抬头看了看飞机排班表,国字脸上写满了懊恼,转身怒瞪着身旁的手下梁强,低喝道:“你真是猪脑子,时间表都能看错,你最好祈祷我们要找的人还没出来!”

梁强毕竟是才转正没多久的新手,有些歉然的笑了笑,但还是好奇的询问道:?#30333;?#38271;,咱们这次到底要偷拍谁啊?整个过程你都弄的神神秘秘的。”

陈铭闻言,神秘的笑了笑:“知道策凌企业吗?#20426;?/p>

梁强一听,忙不迭的点头:“知道知道,策凌企业是最近这几年才开始崛起的。起源说是美国,但最近M市起码有三分之一的酒店行业都被这个企业给吞掉合并了!”

陈铭满意的点?#35828;?#22836;:?#20843;?#20320;消息不太落后,咱们今天要偷拍的人,就是由策凌企业的首席财务官,潼恩!”

“真的假的?#20426;?/p>

潼恩这个名字在他们国内的媒体圈里可是炸开了锅的,传言她是策凌企业掌事者的妻子,长相和她的性格一样清冷美丽,手段更是雷厉风行,但凡被她或者她老公看中的企业,几乎就没有拿不下的!

在美国,这两夫妻随便出来一个人,就代表这个区域的酒店行业要有待宰的羔羊了!

不过相比于潼恩,她老公就更为神秘莫测了,几乎没几个人见过他真实的长相。

陈铭得意的扬起下?#20572;?#33258;信地说道:“我可是得到了准确消息的,潼恩今天要回国,不然你以为M市三分之一的酒店行业是怎么被无故?#23637;?#24182;吞的?#20426;?/p>

梁强惊诧的看着自己的组长,崇拜的想对潼恩夫妻竖起大拇指。

现在M市的企业,已经从两家对敌变成了三国鼎立的画面,一面是霸气侧漏的‘豪美集团’,一面是低调却内涵强大‘盛世集团’,最后……就是这突然崛起的‘策凌企业’了!

梁?#32943;?#21040;这些,忍不住感?#38236;潰骸?#19981;愧是男女搭配,干活不累啊!不过队长,从他们的手段上来看,再加上外国?#35828;?#23457;美标准,我估?#20854;?#24681;年龄应该在30—40之间,咱们现在干脆主盯这个年龄段。”

陈铭一听,满意的点?#35828;?#22836;:“有点头脑嘛,就听你的!”

梁强高?#35828;?#25343;着相机目光灼灼的盯紧VIP出口,过了十分钟后,他撇嘴道:“出来的帅哥美女还是太少,队长,刚才我们进来的时候不是跟一对情侣擦肩而过吗?啧啧啧,那两人身上?#28304;?#30340;?#20937;?#28857;都差点让我想偷拍了,简直?#35753;?#26143;还耀眼!”

陈铭不满的睨了梁强一眼,低喝道:“好好找人,再敢走神试试看!”

午后,春风徐徐,一辆白色的跑?#31095;夯和?#22312;了半山别墅区。

?#24471;?#25171;开,身形修长的顾子凉率先走出,而后绕过车头将拉开副驾驶的?#24471;牛?#32453;士的让尹一萌走下。

尹一萌拿下墨镜,清润的双眸直直的盯着顾子凉曾经的别墅,不可闻的叹了口气后,她转身开口:“我要去办点事。”

顾子凉站在她的身旁,嗓音低沉的嘱咐:?#30333;?#24847;安全,我在?#19994;?#20320;。”

尹一萌握着的手指悄然收紧,但还是表情淡然的点?#35828;?#22836;:?#29677;擰!?/p>

顾子凉轻轻退步,看着她开着跑?#36947;?#21435;的背影,心中非常了然她要去什么地方。

他沉默了一会后,便口袋里掏出手机拨打了出去,转身边走边命令:“刚刚抵达,将沈沫沫最近的动作走向发到我邮箱来。”

宽广的马路上。

尹一萌开着跑?#21040;?#28176;进入市区,感受着车窗外佛来的清风,撇眸看向周边热?#20013;?#22199;的人群,她的樱?#35762;?#33258;觉地微微扬起。

奶奶,?#19968;?#26469;了!

跑车在尹一萌的控制下,很快就来到老太太当初埋葬的墓地。

她停靠好车后,垂眸将皮包打开,从里面拿出几幅裹起的纸张,然后开门走出。

尹一萌根据记忆很快就走到了老太太的墓碑前,她轻轻蹲下将墓碑上的沾着?#39029;?#30340;?#25484;?#25830;拭干净,然后拆开手中的四副纸张,里面是老太太喜怒哀乐的四种表情。

尹一萌抿了抿唇,尽量克制住心?#23376;行?#24754;?#35828;那?#32490;,她面带笑容地开口:“奶奶,原谅我三年没来看您,所以为了让您不生气,您看,这是我在国外进修的时候给您描的画像,?#19968;?#30011;功力见长了吧?#20426;?/p>

清风吹过她的脸颊,划过她细软的发丝,就好似老太太温柔的抚摸般。

她仰头深吸口气,不敢再去看着老太太墓碑上的?#25484;?#25735;头继续说:“这三年我学了很多知识,而且也在闲暇时间通过绘画成为了一名插画师,在?#21040;緇顾?#23567;有名气吧最重要的一点,我瘦身成功了。”

说着,尹一萌站稳脚步,她脸上的笑容在看着老太太的?#25484;?#26102;,唇角慢慢僵硬,然后缓缓放下。

她垂放在侧的双手握紧成拳?#28010;?#25893;着,眼眶里也慢慢蓄起了泪光。

久久,她将四幅画背面的双面贴撕开,然后粘在了墓碑下方后,便头也没回的转身离开。

远洋集团。

开完新闻发布会的沈沫沫踩着高跟回到自己装潢奢华的办公室内,她妖娆的撩了撩脖间的长发,神情慵懒的坐在沙发上。

跟着她回来的季阳,长腿迈开便坐在她的身旁,手臂也非常自然的将她搂在?#25345;小?/p>

垂头挑起她的下?#20572;?#23395;阳一脸?#20658;?#30340;开口:“沫沫,你真是越来越厉害了!”

看着季阳渐渐俯下的薄唇,沈沫沫快速伸出手指挡住,妩媚的轻笑出声:“厉害?还是等我公司上市了再恭喜我吧。”

季阳看着挡住自己的手?#31119;?#24573;然调皮的张嘴轻咬了一口,等听到沈沫沫的低呼声后,这才满意的坐直身体,他笑着抱怨道:“你现在都快不让我碰你了,真担心你公司越做越大以后,会直接将我踢飞。”

沈沫沫听闻这话,眼底不着痕迹的划过一丝慌乱。

她乖巧地靠在季阳怀中,语调委屈极了:“你是知道我现在压力多大的,为了证明我的实力不需要?#24052;?#20320;们家的?#25735;?#25105;现在几乎都要睡在公司了。如果整天只想着跟你谈情说爱,那我这三年的努力不就是做戏?#33804;?#31505;话吗?#20426;?/p>

季阳听她这么一说,当场感动的将她搂紧,下?#20599;?#22312;她的头顶,闭眸满足地回答:“沫沫,我真的舍不得你这么受苦,但为了你的成功,我忍多久都愿意!”

沈沫沫闻言,唇角的笑意慢慢流露出来。

半山别墅区。

尹一萌开着车终于回归。

她推开门,映入眼帘的是坐在客厅沙发上看资料的顾子凉。

初春温暖的阳光透过窗户?#25214;?#22312;他的身上,整个人似乎都沐浴在光明之中,碎发垂在他的额前彰显不羁,浓密的剑眉微微蹙起,怎么看都俊美地?#33804;?#26080;法自拔。

正在看着资料的顾子凉在听闻开门的声响后,盖上文件抬头朝她看来,深邃锋利的双眸瞬间定格在尹一萌身上。

“回来了。”

?#29677;擰!?/p>

顾子凉起身瞟了瞟四周,性感的薄唇一张一合:“房子格?#32622;?#25913;变过,这些年我一直都安排钟点工打扫,环境应该不会让你感到太陌生吧?#20426;?/p>

尹一萌垂眸,有些感动于他的体贴。

这三年,如果不是他一直陪着自己,激励自己,她或许没办法成功的这么快。

眼前忽然?#20937;?#40657;影,当尹一萌抬头时,顾子凉已经来到了她的身?#21834;?/p>

大掌抚上她的脸颊,最后落在她的眼角,顾子凉幽深地黑眸微微眯起:“还好,没哭。”

尹一萌微惊,难?#28010;?#30693;道自己去了哪?

似乎没想回应她心中的猜测,顾子凉宠溺的揉了揉她头顶的发丝,然后扬起说中的文件:“这份礼物,你一定会?#19981;丁!?/p>

尹一萌有些窘迫的接过文件,她不着痕迹的抚平发丝迈步跟他走到沙发?#30333;?#19979;。

顾子?#39038;?#21183;坐在她的身旁,等她阅读完后,才问:“看完有什么感想?#20426;?/p>

尹一萌放下资料,随后凝视着他:?#20843;?#20046;你?#20219;一?#24819;赶快钓上这条大鱼?#20426;?/p>

顾子凉冷峻帅气的脸庞慢慢爬起笑容,他微微俯身与她四?#32943;?#23545;,嗓音低沉而轻缓:“没错,谁让臭鱼欺负我‘老婆’呢?#20426;?/p>

?#21834;?/p>

尹一萌一时之间有些语蹙,赶紧尴尬的抽身躲开。

“沈沫沫如果想让公司尽快上市,那她手里就必须要有完美的资?#31384;?#26500;,或者是回本暴利的筹码!从这份资料里能够看出,她?#24613;?#36141;买的地皮有着非常大的开发价?#25285;?#21487;这个价值……就看是用在什么地方了!”

顾子凉满意的挑了挑?#36857;骸?#32487;续。”

尹一萌看着他眼底的满意,对于自己的决策更加肯定:“这块地皮周边都是发展项目,说明M市有心想把它定格为新城,所以这里住房已经偏多,但距离市中心还是太远,人们的生活?#20998;?#20250;有很大的折扣,毕竟这里购物玩乐的商铺少得可怜,但开发商还在主打住房问题!”

?#20843;?#20197;你怎么想?#20426;?/p>

“如果我是沈沫沫,?#19968;?#24320;发商铺,不过有风险,因为购房认筹的人只有三分之一,在这里开商铺很可能血本无归!可如果政府已经将它定格为新城,那有关部门肯定会将高等学校的分?#20426;?#21830;业中心迁移、三甲医院的新区引进、?#21482;?#32773;把政府的某些部门慢慢移动到这里,强制人们往新?#24378;?#25314;,那商铺的开发就有利可?#36857; ?/p>

顾子凉听到这里,故意反问道:“你该不会是在为沈沫沫考?#21069;桑俊?/p>

尹一萌听见这话,当场睨了他一眼:“我是在为公司考虑,一旦我们拿到这块地皮,该怎么利用生财!”

顾子凉一愣,随即?#20174;?#36807;来的他赞赏道:“OK,不愧?#24688;?#31574;凌企业’的首席财务官潼恩,看来你已经想好怎么从沈沫沫手里拿到你想要的东西了!”

“bingo!”尹一萌得意的秀眉轻佻,清润的美眸里正泛着凛冽的冷光。

顾子凉看着她自信高傲的神情,他很清楚的知道,她的强势终于在这三年里得到了完美的进化。

策凌企业的形成,也是对她实力的认可。

而潼恩这个名字的起源,便是因为这单词里面所包含的意义?#35946;?#26126;,唤醒,振作。

恐怕直到现在都没多少人能相信,这个在商界炸开了锅的策凌主脑会是这么年轻的‘夫妻’!

顾子凉忍不住开始回忆当初尹一萌曾问过自己,为什么他们只针对酒店行业实施吞并,而放过其他商业公?#23613;?/p>

那时的他,回答是:“?#31354;?#20043;路,从来都是腥风血雨,先走动荡小的,才能避开鳄鱼的嘴?#20572; ?/p>

现在,尹一萌已经有了足够的经验跟能力来驾驭一家大公司成长前行,所以沈沫沫,将会是第一只猎物。

远洋集团,他们拿定了!

顾子凉收回思绪,笑道:“那我就不打扰老婆大人制作企划案了。”

尹一萌看着他潇洒健硕的背影,忽然有些感慨他对自己的熟悉。

似乎她心里想什么,他都能立马了解一般!

抿了抿唇,她带着不自知的笑意转身走上二楼。

推开书房的房门,属于自然的清新空气瞬间透过打开的窗户吹拂而来。

尹一萌再次感叹这顾子凉的料事如神,看来他一回到别墅就先把书房整理过了。

来到书桌前,她的超薄笔记本已经稳当当的放在?#24688;?/p>

尹一萌嘴角再次止不住的向上扬起,同时也有些心疼他对自己的无声付出……

楼下。

顾子凉抬眸望着书房所在的位置,漆黑的双瞳里有着?#33804;?#26080;法说明的复杂情愫。

他曾经说过,会?#33804;?#24180;的时间让尹一萌将自己放在心?#20303;?/p>

现在三年时期已到,他们的关系依旧不冷不热,除了在生意上交流的很多,其他方面都是点到即止。

不过男人都?#19981;?#26377;挑战性的事情,猎物越难抓,他们就越有干劲和动力,又可况他看上的女人,本身就不是什么傻白甜,她不过是善于克制自己的狮子,如今的她已经锋芒?#19979;叮?#20182;只能比她更强,才能降服。

但是,他跟自信,自己不会输!

夜色袭来,风如娑,别墅外的草木被吹得?#25104;?#20316;响。

当尹一萌拿着赶工出来的企划走下一楼的时候,守在餐桌旁边的顾子凉一手托着腮,双眸微闭,而桌前正放着一本管理类的书。

尹一萌有些惊诧他的疲惫,拿着文件的她轻轻迈着脚步上?#21834;?/p>

掖了掖耳边散落的长发,她弯腰抬手?#24613;?#23558;他?#34892;选?/p>

谁知,尹一萌还没开口,视线就恰好与顾子凉的深邃的双眸对上。

无形之间,两人交叠的视线里似乎多出了一?#32622;?#33945;的气息。

顾子凉不知何时直立身体慢慢俯身向她靠近,眼底的深情更是清晰可见。

尹一萌见状,下意识的向后退了退。

尴尬,突如其来。

?#23433;?#20937;了,我去热一热!”

尹一萌说完这话,便端着餐桌上的?#35828;?#36208;向厨?#20426;?/p>

走到厨房门口的时候,她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,对方又若无其事地拿着书继续看,而她的心中又渐渐升起一抹暖意。

顾子凉这三年为了能够让她的身材始终保持完美,便利用营养师的身份不停给她变换着合理均衡的瘦身食?#31069;?#19988;?#30475;?#21507;的菜都不重样,这种付出,真不是谁都能够坚持下去的!

十分钟后,两人坐在餐桌上彼此沉默着吃饭。

尹一萌有些不能?#35270;?#36825;种安静,在美国,他们的就餐时间几乎都是在?#33268;?#20013;?#35033;?#27809;想到回国后,反而无声了。

她吸了口气,转头将旁边的企划书递给他:“吃完后,?#22836;?#20320;看看这个方?#31119;?#22914;果可行我就开始!”

顾子凉抬手接过,没有迟疑的打开阅读起来。

良久后,他关上文件抬头看她:“你?#33539;?#26263;箱操作的方式能够让她稳赔不赚?#20426;?/p>

尹一萌倏地一笑:“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,我是不会让公司接下这种坑的。”

随即,她仔细的解释了自己想要实施的计划。

那就是以暗箱操作的模式,先把新城的房地产给抄了起来,主要是利用策凌企业在国外的名声蛊惑开发商?#22836;?#22320;产中介合作,然后营造城市无房可售的假象。

之后故意虚高的把地价给抬起来,让沈沫沫?#38590;?#38590;耐的赶紧高价买地。

即便后面沈沫沫发?#20013;?#22478;的房子供大于求,基本上无人认筹,那时候她也已经骑虎难下!

尹一萌这时就会寻找恰当的时间,安排工作人员以赞助商的身份前去远洋集团,以帮助她的名义低价将这块地给转过来。

“到时候,她沈沫沫想上市的筹码就怎么都集不齐了!”

听完尹一萌条理清晰,目标明确的计划走向,顾子凉满意的点?#35828;?#22836;:“方案不错,看来国外这么多的CASE已经让你身经百?#21073;?#19968;块地皮罢了,肯定难不倒你。”

看着他依旧不变的信任,尹一萌忽然有些怔住,神色难辨。

发现她在打量自己,顾子凉低低一笑:“现在公事处理完了,咱们该处理家事了吧?#20426;?/p>

尹一萌稍稍?#35835;?#19968;下:“什么家事?#20426;?/p>

顾子凉忽然再次附身与她四?#32943;?#23545;,大掌更是牵制住她的双臂不让她后退。

尹一萌能清晰的感觉到顾子凉吐出的温热呼吸,这样?#29992;?#30340;气氛让她心跳开始有些不受控制。

隐隐咽下一口唾沫,她抬手堵在他的胸膛,头往后扬了扬:“有什么话我们可以坐着说,这样不方便交流。”

顾子凉看着她脸红紧张的模样,之前因为她躲闪的阴霾立马消失。

他果真松手坐回位置,修长的?#25345;?#36731;轻敲打着桌面,薄唇轻启:“咱们是夫妻吧?#20426;?/p>

?#29677;擰!彼?#28982;是有名无实的夫妻,尹一萌在心底补充道。

“我们在美国晚上是住一个房间吧?#20426;?/p>

?#21834;恰!?/p>

尹一萌听见这话,心底忽然升起一抹不安。

当初在美国会睡在一个房间,还是因为奶奶的去?#34013;?#22905;打击太大,有很长一段时间她都会从噩梦中惊?#36873;?/p>

所以顾子凉为了她的身体状况,才?#35752;?#30340;非要与她同床而眠!

可最近这一年,因为忙碌的生活跟强大的复仇动力,她已经很少做噩梦了。

顾子凉坐直身体,表情?#26519;?#30340;说道:“本来回国以后,我是想着你睡卧室,我睡?#22836;俊?#21487;……”

尹一萌看着他迟疑的神情,秀眉微蹙:“可什么?#20426;?/p>

他抬头望了望客厅四周:其实“可这栋别墅对我有着别样意义,刚才看书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,而且我梦见了妈妈。”

他顿了顿继续:“?#20945;?#19981;是太美好的画面,如果不是你靠近我,恐怕这个噩?#20301;?#35753;缠着?#28082;?#20037;吧。所以,这一回你能帮我赶走心底的恐惧吗?#20426;?/p>

尹一萌听闻这话,她很聪明顾子凉的意?#36857;?#20854;实不过是借着这个梦靠近自己。很多时候,有些要求他不会开门见山的说,而是通过拐弯抹角的方式,把你绕进去,最后你也没办法再拒绝,只能跟着他的步伐走。

不过,她所知道的是,顾子凉的妈妈好像是在他高中毕?#30340;?#24180;去世的,其余的问题几乎全都不知晓。所以,现在他提到妈妈,她还是有些好奇。

顾子凉见她沉默不语,垂头长叹了一声:“爱那么短,遗忘那么长,过去的事情?#36335;?#22312;昨天发生,可是清醒后来才知道,物是人?#24688;!?/p>

看着他失落起身离开的背影,尹一萌忽然觉得有些于心不忍,毕?#39038;?#20204;在一次朝夕相处了三年,再冷的心也有了温度,何况她的心本来就不是凉的。

“要不还是?#20945;?#32654;国那样,我们继续住一个房间,但要保证尽量别触碰到彼此。”

顾子凉的脚步顿住,垂下的眸底?#20937;?#19968;丝得逞的狡黠。

他转身看她:“当然,?#20945;?#27599;天早上醒来都是你在碰我。”

轰!

尹一萌只觉得脸颊燥热不已,事实上,她?#30475;?#22312;睡觉的都是不自觉的抱着他,有时候?#22815;?#25226;腿架在他身上,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睡觉会这么不老实。

都说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,但是顾子凉是一个极其能隐忍和克制的男人,他们在一个房间睡了很久,他都能遵守诺言不去越界,这不是一般男人能做到的。

拿着企划书,她有些丢脸的小跑上二楼书房,途中还说了句:?#20843;?#31232;罕你碰你!”

顾子凉站在原地,听着她不服气的较真话语,?#25104;下?#26159;迷?#35828;男?#24847;。

转身看着身后空旷的客厅,他勾起的唇角慢慢趋于冷冽。

这一?#20301;?#26469;,不止有尹一萌要对付的人,他,也有要扳倒的人!

这一晚,顾子凉并没有回到卧室休息,而是坐在客厅不停敲打着键盘。

电脑屏幕的反射中,能看到他幽深的眸光里满是?#33804;?#19981;寒而栗森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