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頁 > 小說資訊

都市透視醫圣

時間:2018-11-03 20:07:56來源:百田閱讀

都市透視醫圣小說

小說主人公是 蕭晨劉夢琪的小說叫做《都市透視醫圣》,本小說的作者是十年磨一劍所編寫的都市艷遇類小說,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蕭晨不想去警局里面,自然是不想太麻煩,到時進去可能還真的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夠出來。他在外面走了一會,直接攔了一輛出租車,他知道,自己剛剛來到濱海,人生地不熟,只有靠出租車司機帶自己過去。“喂,小哥,想去...

蕭晨不想去警局里面,自然是不想太麻煩,到時進去可能還真的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夠出來。

他在外面走了一會,直接攔了一輛出租車,他知道,自己剛剛來到濱海,人生地不熟,只有靠出租車司機帶自己過去。

“喂,小哥,想去哪?”

車上的出租車司機看著蕭晨那一身穿著打扮,一看就是剛剛從農村出來的,那雙眼如同火眼金睛一樣,來回看了一遍后問道。

“我要去唐氏國醫堂。”

“小哥,你確定要去唐氏國醫堂?”

“確定。那好,那個地方有些遠,你可以在車上先睡一覺,我看你也是剛剛出來,我現在就開始打表,等到了地方再通知你。”

“那到了你記得通知我。”

蕭晨直接靠在后車座的座位上開始睡覺,剛開始,他發現出租車司機在高架橋上轉來轉去,還以為在其他路上,沒想到,他才發現這個出租車司機帶著他在附近兜圈圈,已經來回轉了很多圈,現在那個計費用的的表,上面顯示的錢在不停變化。

蕭晨也沒有直接拆穿,昨晚因為看著那個大巴車司機開車,自己一路沒有休息,現在都困死了。

在他瞇了一會,精神了許多,睜開雙眼的時候,出租車司機看向他問道:“小哥,睡得舒服嗎?”

這車里面有空調肯定舒服。

“到了?”

“到了,就是這小巷里面。”

蕭晨準備掏車費的時候,出租車司機說道:“一共八百六十元,我收你八百好了。”

八百六十元?

這一看就知道是這個出租車司機以為他剛剛出來,好欺負,不趁機黑他黑誰啊。

哪里想到,他遇到的不是普通乘客。

“你再說一次!”

“八百元,你看這打表,我沒騙你吧。”

“呵呵,你以為我剛剛從村里出來,是不是好欺負?”蕭晨直接把出租車司機從駕駛座那里提過來,捏住對方的脖子問道。

剛剛從山村出來的是,師娘就說了,大城市里面很多騙子。沒想到,這才剛剛開始就遇到。

“你,你想怎么樣?我很多司機朋友的,我一個電話他們就過來。你最好快點放開我。”

出租車司機拿起對講機就準備通知其他出租車司機過來的時候,沒想到,那個對講機直接被蕭晨拿過去,在出租車司機驚訝聲中,右手輕輕一捏,那個對講機就如同一個普通紙玩具一樣被他捏碎,扔到車窗外。

出租車司機頓時嚇得臉色蒼白,立刻就萎了下去,蕭晨看著對方那樣子,直接說道:“我師娘說城里很多壞人,果然是你這種壞人。這次就這樣,下次再讓我遇到你,我直接就把你廢了。”

蕭晨也不想占對方便宜,掏出一張舊款的一百元扔到對方面前,然后拿上自己的背包往外面出去。

出租車司機嚇得臉色蒼白,一刻鐘都不敢停留,直接倒車離開這里,往外面開出去的時候,一個老太太剛剛從他那輛車旁邊經過。

出租車司機停下來大罵一句:“靠!老不死,你想死啊!”

本來這出租車并沒有撞到那位老太太,但是,把對方嚇一跳,對方直接開車離開就沒事了,沒想到,對方那樣罵那位老太太的時候,老太太直接緩緩倒下去,然后大聲喊道:“不得了,不得了撞到人啦!好痛啊!快來人啊!”

不遠處正在執勤的交警人員看到這情況,立刻趕過來,出租車司機想離開走不已經走不了。

一個人背著包,頭也不回往小巷里面進去,現在這一條小巷有路燈,但是并不是很亮,而且,現在已經是晚上深夜,靜悄悄的,根本就沒有其他什么人路過。

蕭晨步行大概一百米,停下來,果然在一棟三層樓的私人小洋房面前的門口停了下來。因為他已經看到門口上掛著一個牌子,牌子上寫著‘唐氏國醫館’。

透過門口的光,發現里面沒有人走動,而且靜悄悄的。

本來那么晚了,他都不好意思進去打擾到對方了。

如果不進去,自己還要待在外面,現在感覺自己的身體都發臭了。

蕭晨直接在門口那里按門鈴的時候,大概幾分鐘,里面的燈光亮了,蕭晨聽到里面有聲音傳出來。

很快,蕭晨看到一位年紀約莫六七十,但是,看起來很精神,慈祥和藹的老人披著一件外套走了出來。

唐國忠剛剛已經睡著了,但是,聽到門口的門鈴響起,還以為是有人找他看病,就急忙起來。

在開了庭院和門口的大燈后,打開門,看到門口一位年輕人拿著背包站在那里。

“你好,你是唐老嗎?”

蕭晨問道。

其實,他在年輕的時候,見過唐國忠一次,但是,那是在他五六歲的時候,離現在已經十幾年了,一個人的變化還是很大的。

“你是?”

看著眼前這位年輕人的樣子,不像過來看病的。

“唐老,我是蕭家村過來的,我師父讓我先到你這里。”

蕭家村蕭神醫?

唐國忠聽說眼前這位年輕人是蕭家村來的時候,神色立刻不同。在讓蕭晨往里面進去的時候,蕭晨還從自己的背包里面找出一封信,那封信就是蕭晨臨走前,他師父寫好交給他,讓他帶過來給唐國忠的。

唐國忠拿過去一看字跡,果然就是蕭神醫寫的親筆信,而且上面還有蕭神醫的簽名。

唐國忠沒想到,十多年沒見,蕭神醫這唯一的徒弟居然長得那么高大了。

“小晨,快進來,沒想到十多年不見,高了那么多。”

唐國忠現在看到蕭晨,在知道蕭晨的身份后,感覺就像看到自己親孫子一樣。蕭晨跟著唐國忠往里面進去,唐國忠正準備帶他上二樓一間客房。

這一棟三層樓的小洋房是唐國忠自己的私人洋房,在濱海這樣的大城市,在沒有拆遷之前已經價值兩三千萬。

當然,這也是因為他是本地人,自己有宅基地當年建起來的。現在唐家這里,除了他外,還有他的孫女唐冰在家,至于唐冰的父母在國外,平常的時候,都是這爺孫二人住在這里。

蕭晨被唐國忠帶到二樓一間客房,說道:“小晨,你暫時就住在住一間房,我看你坐車那么長時間也挺辛苦了,先帶你去洗澡間,你好好洗一個澡休息。”

“謝謝唐老。”

現在的蕭晨確實非常疲憊了,在他把背包放下來,然后拿出自己另外一套換洗的夏裝,也是一件背心,還有一件短褲。

唐國忠已經過去給他拿一雙拖鞋出來,蕭晨剛剛脫下那雙解放鞋,鞋子和襪子都有一股濃濃的異味了。

畢竟,那么長時間沒有換了。

蕭晨拿著衣服往唐國忠說的洗澡間過去,在進到里面的時候,剛開始,這里的設備,他還真的不會用,自己搗鼓了一會,才知道這花灑是怎么用的?

唐冰說的迷迷糊糊,聽到樓下的**響起,以為是有患者過來找他爺爺看病,再加上,她這個人有一點聲音都睡不著,現在聽到外面有聲音,她也就從床上起來,穿著睡衣的她,先披上一件外套。

因為唐老安排蕭晨的那間客房,就是在唐冰的隔壁,現在蕭晨直接換下他的那雙鞋子和襪子在房門口的時候,唐冰剛剛出來,就聞到一股很濃的味道,一股死老鼠死咸魚一樣的味道。

“爺爺,是不是哪里有死老鼠?”

唐國忠正在樓下,他知道蕭晨千里迢迢,剛剛來到濱海,立刻趕來這里,肯定是連晚飯都還沒有吃,他就沒有叫醒孫女,而是自己準備做點菜,等蕭晨洗完澡叫他下來吃飯。

畢竟,當年自己欠下蕭神醫的恩情,怕是這輩子都難以還回去。

“冰冰,你醒了?哪有什么死老鼠?”

“爺爺,患者呢?”

唐冰下到樓下,在爺爺的看診房里面,并沒有看到患者,鬼影都沒有見到一個。

“噢,你說小晨吧?他不是什么患者,是我一個老朋友的徒弟,千里迢迢的剛剛過來。”

唐冰一聽,她就猜到,肯定是那些窮親戚,普通的遠方朋友過來投靠了,唐冰對這些不感興趣,聽說是這樣,自己就往樓上上去。

五大联赛哪个水平最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