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頁 > 小說資訊

凜冬已至,春風似你

時間:2018-11-03 20:14:25來源:百田閱讀

凜冬已至,春風似你小說

主人公叫江錦航喬若妍的書名叫《凜冬已至,春風似你》,本小說的作者是一念成空最新寫的一本現代言情風格的小說,內容主要講述:一開始江錦航只是有些詫異的看著我什么都沒做,不過看了一會兒,他還是拿出一根煙,幫我點燃了之后才給我。我接了過來,放在嘴邊沒怎么用力的吸了一口。可能是很久都沒抽過煙了,就一口,我嗆的眼淚都出來了。“好了...

一開始江錦航只是有些詫異的看著我什么都沒做,不過看了一會兒,他還是拿出一根煙,幫我點燃了之后才給我。

我接了過來,放在嘴邊沒怎么用力的吸了一口。

可能是很久都沒抽過煙了,就一口,我嗆的眼淚都出來了。

“好了好了,給我吧,以后給你準備女士煙。”

“咳,咳,嗯。”

他幫我抹了下眼淚,又捏了我臉一下,才把煙從我手里重新拿了回去。

我嘆了口氣,其實我就是想自己鎮靜下來。

因為每次想到原來的那些事情,我情緒就容易失控。

“所有的一切得從我媽還沒跟我爸結婚的時候說起了。

我媽是個孤兒,韓琳也是,她們兩個人是最好的朋友,無話不說。

但是人各有命,我媽嫁進了豪門,韓琳卻嫁了一個混混。

雖然階級有點不同了,可是我媽跟韓琳的之間,沒有任何嫌隙,我媽信任她,拿她當親妹妹一般。

后來我哥出生了,過了幾年又有了我。

誰知道,就在我十三歲那年,韓琳的丈夫死了,她沒了她最痛恨的那副枷鎖之后,就完全變了。

她開始勾引我爸,不僅如此,她還告訴我爸,其實我哥不是我爸親生的。

我爸當時沒有全信,不過他還是去做了親子鑒定。

誰知道,結果出來之后,我們全家都傻了。

我哥真的不是我爸的孩子。

那一天,我的世界徹底的崩塌了。

我爸強迫我媽跟他離婚,并且是凈身出戶。

我爸說我也是雜種,所以連我一起都被趕出了家門。

我媽想不通,她從來都沒有背叛過我爸,為什么我哥卻不是我爸的孩子呢?

可這還不是最遭的。

因為我媽之前太信任韓琳了,韓琳經常燉湯給我媽喝,那湯里面,一直都放的毒品。

我媽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,吸了半年的毒。

等發現的時候,戒不掉了。”

說到這里,我說不下去了,我腦子里面全都是那些年,我媽戒毒,復吸,再戒毒,在復吸的畫面。

眼淚就不受控制的,一行一行的往下淌。

“若妍,說不下去就別說了。”

江錦航一臉的心疼,他說著,身子傾過來,握住了我糾結在一起冰涼又顫抖的手。

我吸了吸鼻子,抬起眼睛看著他。

“錦航,毒品那個東西,真的太壞了。

我媽為了吸毒,借了好多高利貸,我哥既要上學,還要打工幫我媽還錢。

最可恨的是,每當我們走投無路沒有一分錢給我媽買毒品時,韓琳就會出現。

她給我媽錢,讓我媽永遠都逃脫不了那個可怕的黑洞。

再后來,我哥聽說有一家機構,可以永久的幫人戒毒。

但是費用太高了,我們根本承擔不起。

也就是在這個時候,有個女人出現了,她說,我哥形象好,如果去做**的話,一定能賺很多錢的。

為了我媽,我哥去了。

結果,錢是賺到了,但是那個女人,和我哥的客人,全都是韓琳安排的。

緊接著,韓琳就拿著我哥的視頻,照片,去給我媽看。

我媽再也承受不了了,她徹徹底底的瘋了。

很可笑的是,我覺得我媽剛瘋的那段時間,竟然是我們一家三口過的最平靜的日子。

可天不遂人愿啊,老天爺就跟見不得我們好一樣。

我十五歲生日那天,我媽又跑了,我找了好久才把她找到。

等回到家的時候看見,我們家竟然著火了。

我哥以為,我跟我媽還在家,所以他跑到樓上去救我們。

進去了,就再也沒出來。

不過,我哥的死,有一個人必須負責,那就是秦雪。

火災那天,她就在我家樓下。

一個鄰居告訴我,是秦雪告訴我哥我跟我媽在家,所以我哥才上的樓。

但是后來,那鄰居先是改口,之后就搬走了。

我沒有任何證據去指證秦雪。

我總覺得,我哥在天,眼睛都閉不上……”

再多一個字,我都說不出來了。

我低著頭,眼淚滴答滴答的掉落在江錦航的手背上。

他嘆了口氣,長臂一攬,就把我擁抱在了懷里。

“哭吧,以后,我不會讓你再哭了,只要有我在一天,我都不會讓她們在欺負你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我放聲哭了好一會兒,才把眼淚收住。

此時我才發現,江錦航的臉色比我的還要差。

“你怎么了?是不是我的故事太壓抑了,弄的你心情不好了。”

“不是,我在想,怎么才能給你,給你媽,你哥討回公道。早知道會認識你,我去考個政法大學啊。”他說著,手重重的落在了方向盤上。

“那你什么大學畢業的啊?”

“夜巴黎。”

“什么?國外么?”

“夜巴黎酒吧啊,傻姑娘,老子上到高二就輟學了。”江錦航的臉色已經沒那么難看了。

“你,你還沒我學歷高呢?我好歹念了高三的。”

“嗯嗯,我老婆比我厲害。”

他叫我老婆真的是不習慣啊,但是寵溺的語氣,我還是挺受用的。

閑聊了幾句,我心情緩和了不少。

但是重新回憶了以前的那些事情之后,再加上韓琳現在對我做的這些,我不能再躲了。

深吸了一口氣,我把臉又轉向了江錦航。

“錦航,我已經想好了,我今年就去考舞魂。”

“舞魂?干嘛的?”

“北都市最好的舞團,而且國際上也經常拿獎的。”

“不行,以后只能給我跳舞,你不知道,昨天看見你穿的那么少,站在臺上扭來扭去的,我差點都要瘋了。”

他想都沒想,直接就給我否定了。

我抬手就打了他一下。

“你說的不算,還有,我考那里不是為了別的,只因為秦雪,她是舞魂的臺柱。”

“什么?秦雪也在那?那倒是可以考慮考慮。”

“但是太難了,我沒學歷,正經的舞蹈課只上到初三,要是團長是個男的就好了,我還能去潛規則一下。”

這句話我真的就是隨便一說,結果江錦航在旁邊直接炸了。

他猛的就用手捧住了我的臉,用那雙我最喜歡的眼睛,狠狠的瞪著我。

“喬若妍,你給我聽好了,潛規則這種事情你最好想都不要想,就算被遣潛,也只能被我潛。

還有,我雖然是個一天只知道吃喝玩樂的富二代,但是我養你,還養的起。

至于那個什么舞團,想去咱就去,沒什么難的。”

五大联赛哪个水平最高